只要肯等总会有糖

撒娇熊猫精

“雨哥~”

赛后在运动员通道樊振东扯着周雨衣袖,把自己的脸埋在身前人的肩颈处,呼出的热气惹得周雨脖子痒痒的。

“怎么了?你这样也不怕被人看见,东哥多大了还撒娇”

周雨双手向后环住身后的他的小朋友

“我想你了……”


这是东哥啊!!!同人不可能搞过正主的,绝不可能!

drarrydrarry:

来自前线朋友最新的糖!


语音大概是说,uu进来之后就问小胖呢小胖呢,他是不是练完走了?后来uu和东哥聊天聊了有十五分钟,东哥说:“哥你看平时我们训练只有五六个人来看,你看你一来,今天就这么多人,他们都是来看你的。不管哪里好,这才是家”


我特么……爆哭啊!!!

K:若这一生哪怕只有一刻,你有过想和我共度一生的念头,也就足够了

L:这一生都在想……只是不可以


一句话be

时常在想,在他们那几年还没有打出来、看不清未来的日子里,身边总有个人陪着,一路荆棘也能走过来了,一无所有的时候有全世界,有了一切也失去了所有。


后来记得他生日的人越来越多,想办法给他庆生的人能从祖国排到海外,但是他最开心的时候是那个被蛋糕糊了一脸的晚上,那个十几岁的少年一身傲骨,棱角尖锐满是桀骜不驯,唯独捧着蛋糕出现的时候,像甜甜的奶油,又像柔软的蛋糕胚。笨拙又谨慎,期待也不安。后来的时光里,他再也没有见过如那人般的温柔

小段子

“你人呢?还有你的东西呢?”
“……龙儿……这房子算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吧,你结婚的时候可能我就不到场了,祝你……和她幸福”

在边缘试探、试探、试探

一个傲娇高中生,和死也不想和小孩打交道的,年轻有为好青年的故事

梦里的脑洞
人设暂定:p二十七八岁,u十七八岁,未定监护人与被监护人关系。
故事:u补习回家看见家里来了客人p,一顿饭后u父母说服u去p家居住,理由是p家离u学校近,p是p大毕业生,可以辅导u功课,u拒绝。3天后的早上p再次出现,u父母说让p送u上学,u不信,准备出门,u母递给u一杯水,u喝下后失去意识,醒来时已经在p车上。车开往城南,u要求下车回家,p停车试图和u解释。
p:你去我那安心住吧,我去“山顶住”,以后我来照顾你……
u:你送我回去,我有我爸我妈,轮不到你管我……
p:以后你的学费、生活费都由我出,那房子也会写上你的名字,那就是你家……
u红了眼眶:我凭什么相信你,我爸我妈呢
p:他俩把你托付给我了,你的户口本,身份证,所有的东西都在车里,现在我算是你的监护人了
u:老子再有几个月就18了!监护个屁,监护人。送我回学校!
p:今天你请假了,早上嫂子亲自打的电话
u给父母打电话,无法接通。
p:走吧,听话,你安眠药劲还没过,头晕了吧
p把u塞回车里
……

u各种不配合,想办法跑,总被p发现,用自杀威胁,p被吓到后把u住的房子里剪刀、刀具全部收起来,一日三餐在p住的地方做好送给u,每天上下学亲自接送。

u有一次偷跑回家,意外听到有人说u父失踪,找不到人,可能卷了一大笔钱去国外了,u母已经和另一个人结婚、生活,两个人都不想要u,就把u“卖给了”一个“老男人”。u在这事之后就没再跑过。

u在学校(发烧/其他什么紧急又不危险的状况),老师要联系家长,找不到u的父母,打算找紧急联络人(p),u死撑不同意,在u无意识了的时候老师找来了p。u在病床上的时候u父母来看u,u迷迷糊糊好像看到了父母,但是睁开眼睛只看到p在床边,握着u的手。
u立刻抽回手,白了p一眼
p:你休息吧,我先出去,一会输完液你就没事了。
u:能帮我买块蛋糕麽?我想吃草莓的
p:好,你等我一会,我回来帮你办出院手续就可以回家了
p一出去,u就拔了针想跑,被错过电梯而走楼梯的p堵住了。
p直接抱着u回去,p低气压尽量哄着u。
p:你又想跑,折腾几个月了,你还没累麽
u:那你让我回去,我要回家
p:我说了一会带你回家
u: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笼子!
p:但是除了那个笼子你能回哪?!你原来的家你回不去了!你明白麽?!这么大的人了听不懂话麽?!
u第一次在p面前流泪
u:不用你管,我就是要回去,我在家等他俩回来!
p:你给我清醒点!看着挺聪明个人,怎么傻了吧唧的
u:对,我是傻,但你更傻!我就是个累赘,是个不值钱的,赔钱货,你还捡回家了,你看看我从头到脚哪一点值得你捡!亲爸亲妈都不要我了,你还盯着我干嘛!我有什么值得你看上的?那些年轻漂亮小姑娘多的是,你就别理我,让我自生自灭吧
p抱住u
p:你冷静点,事情不是这样的,别激动,你现在不是该胡思乱想的时候,听说你想考p大,现在你应该先把病治好,然后安心学习准备高考。
u:还高考个屁!有什么好考的……我家没了,家都没了……
p:你别乱想,这样吧,你考上p大,我把事情告诉你
u:现在告诉我
p:考上p大
u:那我不考了
p:那你永远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由我来照顾你
u:行,我考!

u因为家里琐事,影响成绩,老师打电话联系家长,来的是p,老师担心u家里出事,问u为什么来的不是父母,需不需要帮助,u想到和p的约定,也不想再给p添麻烦,就说和p是同父异母的关系,老师信了……

后来俩人比较和谐……

u知道了实情,u的曾经是国际刑警,遭到以前案件相关人员的威胁,不得不把u送到p处避难,p实际是u父母的下属……

嗷十九:

十年灯:

大概是……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。

没前因,没结果,片段而已。

国乒长虹🇨🇳

这是个不错的信号,前路可期,一年零3个月零4天,等得太久了!

一句话pu

“他被你气走了,怎么还不去追他?”
“他越走越远,越走越高,我追不上了”